羚羊的部落


很久以前

有一群矫健的羚羊

跳跃在这片广袤的沼泽地

这里

是一群羚羊的发祥地

更是一代祖先的栖息地

高原的清风 ,吹过羚羊的双角

祖辈的箴言 ,传遍远古的部落


很久以前

有一群古铜色的面孔

栖身于这片绿色的土地

世代颂唱着高原的精灵

用蹄声开辟的蓝天与黑土

一只只羚羊 ,驰骋在夏日的溪水畔

一棵棵柏树 ,挺立在羚羊的头顶上  


很久以后

广袤的部落

失去了羚羊的气息

这片净土 ,在蹄声中沉湎

羚羊 ,也在怀念中远逝、窒息


一群赤诚的精灵

守护着远古的疆土

动荡的岁月里

一群千古的灵兽

在暴雨中摇曳 ,在沼泽地飞扬



多彩的春天


一颗璀璨的星

一粒微小的尘埃

都是坠落在凡间的灵魂


一片沉寂已久的花瓣

一个被世俗浸染的心

待春暖花开时

重获生命 ,重返花园

闻着袭人的花香

一路召唤飞舞的彩蝶


一个多彩的季节

春天——

再次回归凡间

透着岁月的气息

乘着绿色的花瓣

从空中飘来了春的芬芳

从花中散发出春的色彩


一个开花的时节

一片翠绿的土地

向来被称为绿色的凡间

那里 ,有一颗颗坠落的灵魂

在沉寂中生机勃勃

有谁聆听到它们微弱的气息



雾气中的春天


朦胧的雾气

笼罩着远方的村落

使土地透不过气

明澈的水

从屋檐下滴落

是时间的声音

也是另一个季节的末日


春天的雨水

把绿色的村落清洗了一遍

使土地焕然一新

绿色的嫩芽

从石缝 ,从碎石中生长

雨水滋润大地

接纳了一个温暖的傍晚


一个重生的温暖

献给抚爱春光的灵魂

驱逐了季节寒冷和苦闷

冰冷的雨水

从寒冬腊月至春暖花开

悄悄地滴落在春意里

那是一次真挚的心声


雾气中诞生的春色

在雨水和寒冷中

死去又复活了

一个绿色的季节

弥漫在村落的上  空

漂浮在村落的途中


阳光下挺起的幼芽

在微风中不停地摇曳

雨水浸湿的生命

在春风里变得更加坚强

  


玉树 ,美丽的部落


十年前 ,就在十年前

一声声哭泣 ,一声声祈祷

弥漫在雪域的某个部落

眺望茫茫大地 ,只见

一件件降红色的袈裟

飘扬在废墟中

匍匐在阵地上  


十年前 ,我们的同胞

毫无畏惧 ,默默祈福

一次次从大地的摇晃中跌倒

一次次从不断的轮回中站起


遥远的三江源

只有一眼纯净的泉水

没有一滴悲痛的泪水

遥远的三江源

我们英雄的部落

废墟中有一双双慈悲的眼

山崩地裂 ,信念不弃

家破人散 ,重生希望


在残垣与断壁中

仍有一群从未窒息的生命

在坚强的意识中

仍有一种从未熄灭的佛灯

遥远的地方

有一群善良的同胞

有一群坚定的勇士


雪域的一片净土

三江源 ,美丽的玉树

十年前的一场浩劫

如今 ,已是一幅崭新的风景

如今 ,已是一片慈悲的疆土

如今 ,已是一副善良的面孔



雷声阵阵


一声春雷

大地突然醒来

也有一场雪花纷纷落下


春天的雷鸣

还有春天的雪花

在故乡 ,遇上  最美的诗意

在春天 ,遇上  最白的雪花


寒冷中的春意

在雷鸣和雪花中萌生

温暖的时光里

有双重季节的景色


真实的春色

在一声雷鸣中浮现

在一片雪花中怒放

一缕春风 ,吹过茫茫大地

一个季节 ,诞生于轮回中


后来的后来

谁在春雷中苏醒

有谁在春雷中死去



一颗星的夜空


如果

一只手和一只脚

指向同一个方向

心也一定会偏向那儿

那是心灵的声音

沉默的声音

一缕没有调子的声音

是心之所向、所愿


一条河

流向何方

那便是归宿

一条路

伸向何方

那便是梦想

一颗星

闪烁在何处

那便是夜空


把梦挂在高处

让一位清醒的旁观者

永远地活在当下

走在最前沿

一字一句地摘抄

心灵相通的故事

漫步在云卷上  

栖息在花丛中



我们的笑


你在笑

我把太阳的笑

画在一张纸上  

放在风中 ,任他飞扬

我在笑

你也把我们的笑

刻在心里 ,未曾遗忘


一样的远方

我们把笑的秘诀

写得如此深藏不露

如今 ,记忆被冲淡了吗


激动的喘气声

掩盖不了笑的秘密

你的笑 ,我的笑

都曾在风中、心中

大肆渲染笑的诱惑


至今 ,笑已不复存在

秘密也就凭空消失了

关于笑的词语

迷一般地藏在心灵深处



高原的春色


等待春暖

等待南来的大雁

黄色的土地上  

绽放一片片绿色的生命

绿色 ,是四月的颜色

绿色 ,是重生的气息


等待春风

等待春耕与夏耘

湛蓝的苍穹下

翱翔一只只矫健的雄鹰

蓝色 ,是高原的本色

蓝色 ,是天空的高度


等待花开

等待百花齐放在湖畔

娇艳的花丛中

一群彩蝶在不时地飞舞

四月的高原 ,五彩斑斓

重生的大地 ,生机勃勃


等待……

春天的歌声

唱遍高原的山山水水

春天的步履

踏遍四月的天地之间



欢乐的字眼


有时候

写下一串悲伤的文字

来藏匿悲痛的心情

有时候

用一行愉悦的文字

把悲伤极力掩盖

可是 ,都已落空

仍是暴露出悲痛的心声


有时候

一段欢乐的字眼

把心中澎湃的愉悦

彻底地释放出来

倒也是幸事一件


有时候

把满心的悲哀

洒落在一张凄凉的纸上  

没有隐藏 ,更没有懊悔

所有的痛切驱逐他乡



夕阳里 ,神明栖息


夕阳下

远处的群山在晃动

脚下的土地依然沉稳

黄昏里 ,这片土地

是神明栖息的故里

是众生修持的宝地


夕阳后

远处的山峦停止摇晃

脚下的黑土不再镇定

黄昏后 ,那片土地

是黑暗藏匿的角落

是光明坠落的旷野


夕阳的歌声

从遥远的传奇中消失

从摇晃的舞动里远去

歌声 ,不再唱响

夕阳的美丽

不再这片土地上  

一次次显现


一段颤抖的光阴

从谁的双眸里销声匿迹

一片光明的土地

何时从记忆中擦去


夕阳

是一种结束的仪式

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河北11选5遗漏完代克202004.jpg

        岗路巴·完代克 ,藏族 ,1997年10月生于合作。中国翻译协会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民族文学》《文学》《贡嘎山》《白唇鹿》《达赛尔》等期刊 ,入选《野牦牛翻译文学丛书》《青年诗会诗选》等选本。西北民族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