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给人类带来了光明 ,驱散了黑暗;书给人类撒播了温暖 ,把人心凝聚成浩浩热流 ,走向共同利益的大道;是书指明了我们的奋斗方向 ,描绘了五光十色的前景;是书搭建了博大雄宏的文化体系 ,把人类创造、沉淀的知识奉献给后人……书给我们思想、创造力、驾驶命运的能力。人类能走到今天 ,不就是踩着前人的肩膀走过来的?不就是攀附先哲的智慧步步登高的?凝眸回首 ,离开了书 ,我们人类能有今天的繁荣、明天的辉煌?无论是政治伟人、学术泰斗 ,还是庸庸碌碌、寻找温饱的凡夫俗子 ,谁敢说自己不是被书本浸染、拽拉 ,走出愚昧无知 ,走出懵懂世界 ,走向智慧、文明天地的?

        书是什么?是历史的积淀、人类的明镜、风云变幻的记录。从远古走到今天 ,有什么得失正谬 ,不就是书本告诉我们的吗?绕过险滩、泥淖、竖起路标 ,让人类跌跌撞撞走进现代社会;书又是财富的源泉 ,我们今天的所有本事、能耐、智慧 ,除少部分是当代实践创造的 ,哪个不是书本馈赠的?!书是一柄利剑 ,能拨去我们眼中的雾霾 ,胸中的阴暗 ,心头的贪婪、愚昧。书又能让你放长眼量 ,拓展胸臆 ,容纳五湖四海、增长智慧、遏制邪恶、滋生善良、播种友爱。书还是一曲美妙醉人的琴音 ,让你感到高尚、纯洁、愉悦、进入美的境界。

        书沐浴我成长、成熟 ,帮助我走过七十五个年华 ,至今还笔耕不已 ,为社会做点贡献。是书把我培育成一位二级教授、作家、学者。迄今为止 ,我出版过各种学术专著、长篇小说、影视剧本、民间文学辑译等四十来部。以编剧、撰稿身份拍摄影视剧四部 ,专题片几十部 ,入选全国“五个一工程”等三十来个奖项。能有如此成果 ,除感恩于党的关怀恩泽 ,国家的扶持提携 ,我还把这一切归功于书籍对我的启蒙、浇灌、培育。我出生于青藏高原一个偏远、贫穷、落后的纯藏族村落 ,可以说 ,除了寺院 ,没有一处文化设施。但我运气好 ,刚到入学年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政府大力兴办民族教育 ,我有机会上  学 ,从小学到大学毕业 ,全免费还发给生活用品 ,在母校西北民族大学用整整十年时间培养下 ,书本成了我如影随形的最好朋友 ,她给我打开了一个崭新的、奇妙的、广阔的世界 ,给生命注入了智慧、勇气和力量。我趴伏在她胸前 ,如饥似渴地吸吮其中的养分 ,强筋健骨、擦亮眸子、磨砺心智、浇筑理想、激起热情、拨动灵感、汇聚信心。我遵从她的启迪和指导 ,走进知识的殿堂 ,涉猎自己感兴趣、有能力的有关学科理论 ,也走进离自己最近的藏文化领域 ,拣拾先人遗落的珍宝碎片 ,整理、串缀、出版 ,让它们重见天日 ,供有兴趣的读者浏览、阅读、欣赏、吸纳 ,在高山上  捧一抔土、种一棵草 ,让知识的长河中溅起更多瑰丽多彩的浪花。

        人类的无价之宝全在书本中 ,书本给人类自信和力量;书本给人类搭桥铺路、披荆斩棘;书本给人类自信和力量;书本给人类智慧、指路照明……学海无涯、学无止境 ,不是一句空话、套话 ,而是有着现实和长远的价值 ,他是真谛 ,不可当耳畔风。

        如果没有书本给我们来开眼开窍 ,人类会是什么样子?说不定还会停留在蒙昧时代。在阅读和实践之间 ,我们应该选择谁呢?实践是不可忽视的 ,书本中有用的知识都是先哲们一代又一代实践探求出的真知灼见 ,是积累的展示 ,他们倾其一生的心血和才华才提炼才锻造出这些“至宝”。他们是人类的精英精华 ,他们贡献的“至宝”历经数千年沧桑岁月 ,是每个先哲一点一滴汇聚的。靠一两个人、一两代人是根本完不成的。人的生命有限 ,经历有限 ,而宇宙无限、时光无限 ,凭实践去探求 ,不管成就如何巨大 ,也不过沧海一粟、冰山一角 ,很难包揽知识于己怀。所以 ,我们只有凭借书本传承来使自己变得聪明智慧 ,强大健壮 ,信心满怀。读好书为了什么?不就是活得自尊活得高大 ,饱满有眼光?不就活得清爽自在 ,惬意一点吗?有知识的人才能驾驭命运 ,担当大任 ,为人类开拓一方宁静、祥和的田园 ,让青山更加郁郁葱葱 ,让碧水更加清澈如玉。

        真正的阅读是一种进取、一种索求、一种积累、升华和完美。阅读是自觉的 ,主动的行为 ,有意识的探密行动。书是固态的 ,阅读是动态的 ,需要灵活机动 ,获取最好效益。我是怎样读书的呢?我们面前的书浩如烟海 ,谁也无法读通读完 ,只能选择地去读。我选择的书目起码得具备这四点:一是感兴趣的 ,不管有用无用 ,起码能解开心中的疑窦 ,扫去眼前迷雾;二是实用 ,能热蒸现卖 ,解决实际问题;三是可备用的战略资料 ,有利于未来拓展学科研究;四是有利于陶冶性情、素质建设、提升自己品位。

        总而言之 ,优秀的阅读习惯能够提升我们的人生境界。


原刊于《日报》2020年4月23日

河北11选5遗漏尕藏才旦.JPG

        尕藏才旦 ,藏族 ,同仁县人。西北民族大学教授 ,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曾任职于甘南州委宣传部、文化局、文联 ,文联。著有长篇小说《红色土司》《首席金座活佛》《入驻拉卜楞》《唃厮啰传》《凉州会谈》 ,中短篇小说集《半阴半阳回旋曲》 ,长诗集《益西单玛》等文学集、学术专著13部 ,编著有《当代藏族短篇小说选》《藏区纪行》《藏族民歌集》《藏族情歌选》等典籍 ,获国家级及部级奖30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