嗔夸大对象的缺点或主观地想象不存在的缺点 ,然后就对它不能忍受 ,而想要离开它或毁坏它。

  嗔并不是外在的行为 ,而是内心的不能忍受的态度。我们嗔怒时 ,有时会在行为上  表露出来 ,如大发雷霆 ,有时则不显露出来 ,自己因 为愤恨之极而不能与人共处或说话 ,而采取退缩的态度。

  和贪相类似的是 ,嗔也是一种不现实的态度 ,嗔怒时不会承认对方是正确的 ,而只会坚持自己是对的。自己发生嗔恨时应当要认识到它 ,必须抱有诚实的态度。有时我们起嗔心时 ,内心有一部分会想:“你不应该生嗔 ,生嗔不好。”这样我们对此就会有负疚感 ,于是把它硬下去 ,假装没有发怒 ,但是内心却绷得很紧。所以承认嗔非常重要 ,不然就很难对付它。

  同样 ,嗔有许多过患。首先 ,嗔恨时完全处在苦恼和不快之中。嗔恨时不能与人很好地交流 ,所以与别人相处得不好。不能很好地交流的原因  ,一是嗔心重时无法与人交谈 ,二是因 为高声吆喝而很难进行沟通。另外自己对于嗔恨时做出的言行(比如伤害别人)会感到十分后悔 ,对方也会有类似的感受。另外 ,嗔心会焚毁自己所造的善业 ,我们可能会花很长时间来积善 ,但是如果不及时回向 ,而后产生了嗔心 ,这就会障碍善业成熟。死时如果生嗔则是极坏的征兆 ,因 为这样什么业会成熟?我们会投生在哪里呢?嗔恚破坏了我们许多人际关系 ,建立信任和好的人际关系需要很长时间 ,但是我们对亲戚、师长、朋友发生嗔恚就毁坏了这种关系。所以我们应该认真地检查这些嗔的过患 ,观察它在我们的生活所起的作用。

  我们必须下决心认识嗔 ,并且对它进行对治。对治嗔心的方法是修习安忍 ,修忍的方法有许多。方法之一是把自己放在对方的立场 ,从对方的角度来看情况 ,换句话说 ,如果我是对方 ,具有这个人的需要、忧虑和家庭环境 ,我会怎么样来看这个情况。如果这样做 ,我们就能看到对方的背景以及他们的不快 ,这样我们的嗔心就会快消失。另外一个方法是想自己处在这个情形之下。是由于自己以前造了不善业 ,所以我们不快乐并不是由于对方、对方的行为或环境 ,我们在那里碰到这个人和这个情况是因 为我们以前造了不善业 ,所以我们就把自己的我爱执心认作是问题的原因 。

  受到别人批评时。有一个不起嗔心的好办法。在这里我们问自己别人的批评是否符合事实 ,如果检查后发现批评是正确的 ,那就没有必要生嗔 ,这是因 为他们的话是对的。并且他们所批评的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有人来对我们说:“你的脸上  有鼻子。”这时我们不会生气 ,这是因 为我们知道他所说的是对的。同样 ,如果有人来批评我们 ,并且我们的确做了那事——他所说的是对的 ,那么就没有道理发怒 ,这是因 为事情的确属实 ,就如我们的鼻子。相反 ,如果检查以后发现批评是不符事实的 ,那么同样没有理由发怒。比如 ,有人来对自己说:“你头上  有角。”这时没有必要对他发脾气。我们检查后发现自己没有角 ,所以他的话是不对的 ,何必要发怒呢?同样 ,如果有人来批评我们没有做的事 ,这就象说我们头上  有角 ,因 为说得不对 ,所以没有理由动怒。

  对付嗔的另一个方法是看到刺激自己的人是很宝贵难得的。这是因 为为了成佛 ,我们必须修习安忍 ,为了修忍 ,我们需要有人来损害自己 ,而对于友善的人是不可能修忍的。

  上  面只说了对治嗔心的几个方法。这些描述不仅仅是为了使大家对贪嗔产生理性的认识 ,而是帮助在心中产生烦恼时认识他们 ,因 为如果不能认识它们就无法消除它们。所以 ,如果我们到处说自己贪心重 ,而当别人问自己:“你贪什么?举一个例子出来。”却想不出来 ,这就说明法没有到我们心里去。有时我们在发很大脾气 ,有一个走过来说:“你好象在发火。”我们会气急地说道:“我没有发火!这不干你的事!”我们不能认识自己的嗔怒 ,而当别人指出来时还会对此人发脾气 ,这是因 为自己没有去接触自己的感受。又如 ,自己起了贪心坐在那里幻想 ,内心追逐贪欲境时 ,师长过来对自己说:“你今天在贪上  出了问题。”我们会矢口否认 ,这是因 为自己没有注意到心里的贪欲。

  所以 ,认识心中的烦恼很重要 ,并且我应当在烦恼还很小、没有无限扩大的时候认识到它们 ,因 为贪嗔增长后就很难控制。所以我们对于自己的感受 ,应该保持正念或敏感 ,在烦恼尚小时就应该认识到它们。

  并且 ,我们在强烈的贪嗔生起之前 ,就要训练对治法。所以回去以后应该思惟这些贪嗔的对治法 ,回忆起自己生活中发生贪嗔的实例 ,然后运用这些对治法 ,或者用它们来对付当下自己心中所生起的烦恼。尤其自己心里有很大的疙瘩 ,如对很久以前发生的某事愤恨难平或失望、不快 ,那么就应该把事情拿出来重新观察、运用对治法 ,而不要让自己一生都背着沉重的心理包袱。

  受到别人批评时。有一个不起嗔心的好办法。在这里我们问自己别人的批评是否符合事实 ,如果检查后发现批评是正确的 ,那就没有必要生嗔 ,这是因 为他们的话是对的。并且他们所批评的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有人来对我们说:“你的脸上  有鼻子。”这时我们不会生气 ,这是因 为我们知道他所说的是对的。同样 ,如果有人来批评我们 ,并且我们的确做了那事——他所说的是对的 ,那么就没有道理发怒 ,这是因 为事情的确属实 ,就如我们的鼻子。相反 ,如果检查以后发现批评是不符事实的 ,那么同样没有理由发怒。比如 ,有人来对自己说:“你头上  有角。”这时没有必要对他发脾气。我们检查后发现自己没有角 ,所以他的话是不对的 ,何必要发怒呢?同样 ,如果有人来批评我们没有做的事 ,这就象说我们头上  有角 ,因 为说得不对 ,所以没有理由动怒。

  对付嗔的另一个方法是看到刺激自己的人是很宝贵难得的。这是因 为为了成佛 ,我们必须修习安忍 ,为了修忍 ,我们需要有人来损害自己 ,而对于友善的人是不可能修忍的。

  上  面只说了对治嗔心的几个方法。这些描述不仅仅是为了使大家对贪嗔产生理性的认识 ,而是帮助在心中产生烦恼时认识他们 ,因 为如果不能认识它们就无法消除它们。所以 ,如果我们到处说自己贪心重 ,而当别人问自己:“你贪什么?举一个例子出来。”却想不出来 ,这就说明法没有到我们心里去。有时我们在发很大脾气 ,有一个走过来说:“你好象在发火。”我们会气急地说道:“我没有发火!这不干你的事!”我们不能认识自己的嗔怒 ,而当别人指出来时还会对此人发脾气 ,这是因 为自己没有去接触自己的感受。又如 ,自己起了贪心坐在那里幻想 ,内心追逐贪欲境时 ,师长过来对自己说:“你今天在贪上  出了问题。”我们会矢口否认 ,这是因 为自己没有注意到心里的贪欲。

  所以 ,认识心中的烦恼很重要 ,并且我应当在烦恼还很小、没有无限扩大的时候认识到它们 ,因 为贪嗔增长后就很难控制。所以我们对于自己的感受 ,应该保持正念或敏感 ,在烦恼尚小时就应该认识到它们。

  并且 ,我们在强烈的贪嗔生起之前 ,就要训练对治法。所以回去以后应该思惟这些贪嗔的对治法 ,回忆起自己生活中发生贪嗔的实例 ,然后运用这些对治法 ,或者用它们来对付当下自己心中所生起的烦恼。尤其自己心里有很大的疙瘩 ,如对很久以前发生的某事愤恨难平或失望、不快 ,那么就应该把事情拿出来重新观察、运用对治法 ,而不要让自己一生都背着沉重的心理包袱。

  受到别人批评时。有一个不起嗔心的好办法。在这里我们问自己别人的批评是否符合事实 ,如果检查后发现批评是正确的 ,那就没有必要生嗔 ,这是因 为他们的话是对的。并且他们所批评的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有人来对我们说:“你的脸上  有鼻子。”这时我们不会生气 ,这是因 为我们知道他所说的是对的。同样 ,如果有人来批评我们 ,并且我们的确做了那事——他所说的是对的 ,那么就没有道理发怒 ,这是因 为事情的确属实 ,就如我们的鼻子。相反 ,如果检查以后发现批评是不符事实的 ,那么同样没有理由发怒。比如 ,有人来对自己说:“你头上  有角。”这时没有必要对他发脾气。我们检查后发现自己没有角 ,所以他的话是不对的 ,何必要发怒呢?同样 ,如果有人来批评我们没有做的事 ,这就象说我们头上  有角 ,因 为说得不对 ,所以没有理由动怒。

  对付嗔的另一个方法是看到刺激自己的人是很宝贵难得的。这是因 为为了成佛 ,我们必须修习安忍 ,为了修忍 ,我们需要有人来损害自己 ,而对于友善的人是不可能修忍的。

  上  面只说了对治嗔心的几个方法。这些描述不仅仅是为了使大家对贪嗔产生理性的认识 ,而是帮助在心中产生烦恼时认识他们 ,因 为如果不能认识它们就无法消除它们。所以 ,如果我们到处说自己贪心重 ,而当别人问自己:“你贪什么?举一个例子出来。”却想不出来 ,这就说明法没有到我们心里去。有时我们在发很大脾气 ,有一个走过来说:“你好象在发火。”我们会气急地说道:“我没有发火!这不干你的事!”我们不能认识自己的嗔怒 ,而当别人指出来时还会对此人发脾气 ,这是因 为自己没有去接触自己的感受。又如 ,自己起了贪心坐在那里幻想 ,内心追逐贪欲境时 ,师长过来对自己说:“你今天在贪上  出了问题。”我们会矢口否认 ,这是因 为自己没有注意到心里的贪欲。

  所以 ,认识心中的烦恼很重要 ,并且我应当在烦恼还很小、没有无限扩大的时候认识到它们 ,因 为贪嗔增长后就很难控制。所以我们对于自己的感受 ,应该保持正念或敏感 ,在烦恼尚小时就应该认识到它们。

  并且 ,我们在强烈的贪嗔生起之前 ,就要训练对治法。所以回去以后应该思惟这些贪嗔的对治法 ,回忆起自己生活中发生贪嗔的实例 ,然后运用这些对治法 ,或者用它们来对付当下自己心中所生起的烦恼。尤其自己心里有很大的疙瘩 ,如对很久以前发生的某事愤恨难平或失望、不快 ,那么就应该把事情拿出来重新观察、运用对治法 ,而不要让自己一生都背着沉重的心理包袱。